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游戏·竞技 > 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
听书 -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417章 第13代目炎魔:瞬太郎?【9000字】

漱梦实 / 2021-04-2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前文出现了一个笔误。

就是伊贺的忍者们刚来到不知火里时,炎魔做自我介绍时,说他是第17代目炎魔。

这里我写错了,炎魔是第12代目,我写high了,和风魔搞混了,风魔他才是第17代目。

因为我只能更改3天以内的章节,所以那一章我已经无法进行更改了,只能在这里发一段文字补丁。

总之大家只要记得炎魔是第12代目便好。

*******

*******

时间倒转回绪方还没有冲进吉原去救瓜生之前——

瓜生秀什么的,源一根本不认识。

所以大叔刚才所说的话,源一根本听不懂。

他只从绪方的表情中看出绪方应该认识这个瓜生秀。

在绪方决定将这大叔交给源一、自己孤身一人前往吉原后,源一也不说多余的废话,背起大叔就跑。

虽然源一戴着副面具,但根据他头上的白发,苍老的声音,以及露在衣服外的布满褶皱、没有光泽的皮肤,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人已是一个老人家了。

在源一背起大叔、开始奔跑的时候,大叔吓了一跳。

“足下……”虽然快没有说话的力气了,但大叔还是用惊愕的语气朝源一问道,“您……没问题吗?”

“什么东西没问题?”源一问。

“你这么大年纪了……还背着一个人奔跑……真的没问题吗?”

“哦哦!你说这个啊。”源一哈哈一笑,“我的身体还没衰老到连个年轻人都背不动的程度。”

对于源一来说,年纪大概在40来岁左右的大叔,的确是年轻人。

明明背着一个大活人,源一却仍然能健步如飞。

没一会的功夫,便冲出了这条小巷。

望着正背着自己疾奔的这个老人家,大叔脸上的疑惑之色渐渐被错愕和震惊所替代。

“足下……请问……您头上的这些白发真的不是染的吗?”

大叔本来想直接问源一年纪。

但觉得直接问一个陌生人的年龄,可能有些失礼,于是换了一个更加委婉的说法。

“我其实非常想把我的头发染成黑色,这样显得我年轻些。”源一用一句俏皮话回应了大叔刚才的这个问题。

哒哒哒哒……

就在这时,源一和大叔双双听到身后传来朝他们这紧逼的脚步声。

二人同时向后望去。

只见3名黑衣人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,紧跟在源一他们二人的身后。

这3人正是瞬太郎刚才分出去追捕大叔的忍者。

“不知火里的追兵吗……”源一低声道。

“真是阴魂不散……”大叔的脸色一沉,“足下,从他们的步法来看,他们应该都是擅长潜行术的忍者,我觉得我们应该灵活运用地形来将他们甩开……”

大叔的话还没说完,源一便笑了笑。

“年轻人,你在说什么傻话呢。”

“你刚才所说的这个方法,是只有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会用出的最低级的方法。”

“我16岁就脱藩、成了一名云游四方的浪人。”

“自我开始云游四方至今,已有48个年头。”

“我现在就来告诉你——经历了48个年头的历练,所总结出来的‘在被敌人追杀时的最优逃跑法’是什么吧。”

“最优的逃跑法就是……”

刹……

源一突然将双足一顿。

身子因惯性而向前滑动了一段距离。

没有穿鞋的源一,其脚底的厚密老茧擦着石砖地,发出“刹”的声音。

“直接把来追杀你的敌人干掉。”

“只要没有人来追杀你了,你就可以悠哉游哉地跑路了。”

源一一边说着,一边背着大叔缓缓转过身去,面向那3名就快要杀到他跟前的不知火里忍者。

用左手托着背后的大叔,用右手缓缓拔出左腰间的阳神……

“稍微忍忍。”源一轻声道,“待会可能会有些晃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间宫他们老早就睡下了。

睡得正香甜时,窗户所在的那个方向传来吵闹的声响。

间宫率先被吵醒,并缓缓睁开双眼。

在睁眼的同时,用不解的语气在心中暗道着:

——为什么绪方君和源一大人这次回来的动静这么大啊……

间宫是所有人中,唯一一个知道绪方和源一每天深夜都会出去猎鼠的人。

因为熟知源一是那种即使拦着他,他也会固执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,所以间宫对绪方和源一每天深夜的“猎鼠”都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。

在听到窗户外面传来嘈杂的响声后,间宫便自然而然地认为是绪方和源一他们回来了。

他们二人每次外出和回来,都静悄悄的。

唯有这次闹出了很大的声音。

这么大的声音,都足以将牧村等人都给吵醒了。

间宫一边抱持着疑问,一边缓缓睁眼向窗户那边望去。

刚看到窗边的景象,原本还睡眼惺忪的间宫便直接因惊讶而睡意全无了。

“源一大人。”

间宫急忙起身,朝正背着大叔、站在窗边的源一问道。

“这人是谁?绪方君呢?”

就如间宫刚才所想的那样——源一他们此次回来的动静太大了,大到都可以把牧村他们也给惊醒了。

牧村他们此时也纷纷醒了过来,在瞅见源一背着个陌生人后,纷纷出声询问源一这是怎么回事。

源一是故意把此次回来的动静闹大些,好让间宫他们起床。

“这些事情,说来就话长了,之后再慢慢跟你们解释。”源一一边说着,一边将背上的大叔放了下来,“现在先救这个年轻人吧,这个年轻人流了很多血,得快点治疗。”

在被源一从背上放下时,大叔全程用像在看长了两个脑袋的异形的目光,看着源一。

“足下……您的头发真的不是染的吗?”

就在刚才,大叔亲眼目睹了源一是怎么一边背着他,一边漂亮地用单手挥刀,解决了那3名刚才紧跟在他们身后的不知火里的追兵。

以及是如何面不红气不喘地背着他这个大活人,一路跑到这里的。

“我刚才都说了,如果可以的话,我非常想将头发染回黑色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源一背了个不明人士回来——这么大的事情是不论如何都瞒不了琳的。

于是源一也只能无奈将琳叫醒,同时也将阿町给叫醒。

源一领着琳和阿町回到他们这些男人所居住的大房间内。

牧村主动将他的被褥让了出来,供这个大叔平躺、休息。

略懂医术的间宫跪坐在大叔的身旁,用手头仅有的疗伤用品给大叔做着紧急治疗。

牧村、浅井、岛田3人则不见踪影——牧村和岛田去找专业的医生,浅井去准备热水。

瞅见躺在榻榻米上的大叔后,琳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。

“伯公,这人是怎么回事?还有,绪方一刀斋呢?”

“绪方君他因为一些事情,要待会才能回来。至于这个人……我其实也不知道他是谁。我知道他刚才正被不知火里的许多忍者追杀。”

琳皱紧眉头:“不知火里的忍者?”

在听到“不知火里”这个词汇后,阿町的脸色也变了变。

阿町比谁都清楚,能被大量不知火里的忍者所追杀的人,只有2种——某个刺杀任务中目标,或是不知火里的叛忍。

阿町快步走到大叔的身边。

刚走到大叔的身边,借着昏暗的烛光,阿町清楚地看到了这大叔的脸。

在看清这大叔的脸后,强烈的震惊直接让阿町的一双美目圆睁,抬起双手捂住自己那因过度的惊讶而张大的嘴。

“庆、庆叔?!”

阿町的这声“庆叔”刚落下,因疼痛而紧闭着双眼的大叔猛地睁开双眼。

朝站在他旁边的阿町看去,在看到阿町的脸后,大叔露出了和刚才的阿町近乎一模一样的错愕神色。

“阿町……你……怎么会在这……?!”

……

……

绪方背着恢复了冷静的瓜生,奔驰在返回旅店的路上。

乖巧地趴在绪方背上的瓜生,时不时地侧过头看看绪方的脸。

然后伸出手指捏了捏自己的脸。

“我真的没有在做梦……”

这已经不知道是瓜生第几次说这句话了。

“你没有在做梦。”

这句话,绪方同样也不知道说多少次了。

“绪方大人。”瓜生用一副小心翼翼的口吻朝绪方问道,“您……好过分啊……您竟然一直都在吉原……骗了我这么久……”

说罢,瓜生朝绪方投去一道带着几分怨嗔的目光。

“抱歉。”绪方露出带着些许歉意的表情,“因为一些比较复杂的原因,我要潜入吉原里面。”

“我没法用真面目示人,因此就只能戴个人皮面具,伪装成‘真岛吾郎’来掩人耳目了。”

“原因……?”

“等之后有时间了,再慢慢跟你解释。”

“记得帮我保密哦。”

绪方偏转过头,朝身后的瓜生微笑道。

“如果让所有人都知道‘真岛吾郎’就是‘绪方逸势’的话,我会很困扰的。”

“嗯!”瓜生用力地点了点头,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兴奋,“这是我和绪方大人您之间的秘密,我绝对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的!”

朝瓜生投去一道赞赏的目光后,绪方将视线重新转回到前方。

“话说回来,我还没问过你呢——那个和你一起合力将‘垢’送出不知火里的忍者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竟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帮‘垢’们脱离苦海,那他肯定是个很善良的人吧?”

“嗯,他叫庆太郎,是个很温和的人。”瓜生轻声道,“相比起忍者,他更像一个每天会花很多时间来修剪自家盆栽的叔叔。”

“我很尊敬他,所以我平常都称他庆太郎大人。”

“哦哦……庆太郎啊……”绪方轻声嘟囔着,“庆……嗯?”

绪方的瞳孔以明显的幅度缩放着。

“庆……”

这个字眼对绪方来说非常地熟悉。

一个猜想突然自绪方的脑海中冒出。

察觉到绪方的表情有异的瓜生,朝绪方问道:

“绪方大人,您怎么啦?”

“……瓜生,抓稳了。”绪方没有回应瓜生的这个问题,而是让瓜生抓稳了,“我要加快速度了,然后也别说话了,免得咬到舌头。”

说罢,绪方开始集中注意力,将本就已是差不多全速前进的速度再稍稍提快了一些。

绪方现在只想快点回到他们栖身的旅店。

好验证一下他刚才的那个大胆猜想对不对。

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他们栖身的旅店,顺着窗户回到房间后,绪方便见到了齐聚一堂的琳等人。

以及正躺在榻榻米上的大叔。

大叔上半身的那沾满鲜血的衣服已经被脱掉。

原本插着苦无的地方已经包上了厚厚的麻布。

虽然伤口处已漂亮地包好了麻布,但还是隐约见到有血从伤口那渗出来。

间宫坐在一旁,拿着个捣药钵,像是在调配什么药物。

阿町跪坐在大叔的脑袋边上,认真地用毛巾擦着源源不断从大叔的脸上渗出的汗珠。

在绪方背着瓜生、顺着窗户进到房间内后,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便都集中在了绪方的身上。

先是源一背着个没见过的大叔回来,现在又轮到绪方背着个没见过的女孩回来。

琳等人还没来得及询问绪方他背上的这个女孩是谁,瓜生便率先一脸焦急地冲躺在榻榻米上的大叔喊道:

“庆太郎大人!”

听到瓜生的声音,大叔将双眼睁开一丝,朝绪方和瓜生所在的方向看过来。

一丝淡淡的笑意在大叔的脸上浮现。

“太好了……”大叔用虚弱的语气说道,“小秀……你没事……”

绪方放下背上的瓜生,任由瓜生扑到大叔的身旁,仔细查看大叔的现况。

而在将瓜生放下后,绪方默默地来到了阿町的身旁。

“阿町,这人……”

绪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阿町便一边继续给大叔擦着汗,一边用带着浓郁的急切、担忧之色的情绪在内的语气说道:

“阿逸,他就是庆叔!”

“……真的是他……”绪方喃喃道。

绪方偏转过头,认真打量着大叔——也就是庆太郎。

庆叔的脸色仍旧苍白,五官因痛苦而拧在一起,为了减轻自己的痛苦,双手攥紧着身下的床褥。

不论阿町怎么擦拭,庆叔脸上的那因疼痛而冒出的汗珠就是擦不完。

“你们没去叫医生过来吗?”绪方朝旁边的琳等人急声问道。

“当然有叫。弥八和胜六郎他们两个一早就去找医生了。”琳回答道,“但是这个时间,所有的诊所都关门了。”

“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能治刀剑创伤。”

“弥八和胜六郎刚才好不容易带来了一个医生。但那医生并不会治疗这种刀剑创伤,他只会治疗普通的小病。”

“现在弥八和胜六郎仍旧在寻找会治刀剑创伤的医生。”

“只不过不知他们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样的医生。”

“我已经给他做了紧急的包扎,并简单地治了下伤口。”这次换间宫发言,“但我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生,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。”

“我现在调配一些能够止痛的药给他。”

“服了我这药,能让他稍微好受一些。”

“医生吗……”绪方的脸色一沉。

现在这个时候,几乎所有的诊所都关门了,连医生都找不到,更别说还要找来一个恰好会治刀剑创伤的医生。

虽然间宫已经做过简单的伤口处理,但间宫的这治疗很明显根本不够,还是有血从庆叔的伤口中渗出,染红包扎用的麻布。

——要去哪找能够治疗刀剑创伤的医生?

绪方焦急地自问着。

这个问题刚在心中问出,一张人脸突然从绪方的脑海中蹦出。

随着这张人脸在脑海中的出现,绪方的表情一呆。

然后下意识地低声呢喃道:

“我知道哪里有会治刀剑创伤的医生了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江户,北风屋。

“快看呐,千叶,小猫咪开始吃东西了呢。”

“哎呀,真可爱~~快,近藤,拿更多的鱼干过来。”

现在明明已经是凌晨时分了。

但北风屋中的某座房间仍旧亮堂着。

北风屋的东家对待他所雇来的近藤和千叶非常地厚道。

不仅管吃还管住。

这座房间就是近藤和千叶所住的房间。

此时此刻,近藤和千叶都趴在榻榻米上。

体型很雄壮的千叶,用右手的手肘抵着地面,用掌心撑着自己的右脸颊。

体型同样很雄壮的近藤,用两只手的手肘抵着地面,用双手掌心撑着自己的下巴。

喵~~

他们二人的身前,有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。

这只小猫在近藤和千叶的注视下默默地啃着鱼干。

然后时不时地抬起头,朝近藤和千叶发出可爱的“喵”声。

每当这只小猫发出“喵”叫,近藤和千叶的脸上都会浮现出和他们的雄壮身材完全不搭的“姨母笑”。

这只小猫是他们两个在前些天在街边捡回来的小野猫。

和绝大部分的猫咪的作息一样,这只小野猫也是白天都在睡觉,晚上才开始活跃。

为了能亲眼目睹这只小野猫活跃的身姿,并和它进行玩耍,近藤和千叶这些天基本都是到快要天亮了才开始睡觉。

像现在这样默默看着小猫吃饭,都成了他们两个每日的必修课了。

“喂,千叶。”

“嗯?”

“是时候该给它起名字了呢。”

“说得也是啊。”千叶点了点头,“是该给它起个名字了。”

“好不容易才说动东家让我们养猫,不给它起个像样点的名字可不行呢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千叶发出一声长叹,“为了说动东家让我们养它,实在是太不容易了……”

砰砰砰!

千叶的话还没说完,外面便突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听着这敲门声,近藤的千叶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。

“有客人上门了?”千叶疑惑道。

“这个时间点来买东西……谁的脑袋这么有毛病啊?”近藤没好气地说道。

近藤的职责是保护北风屋。

大半夜的突然有人来敲门,近藤自然有义务上前查看情况。

近藤满脸不悦地从被窝中爬出,提起自己的佩刀,朝北风屋的大门走去。

千叶的职位是东家的“私人医生”,这种事本不归他管。

但大半夜有人敲门的这种事情着实有些怪异,于是千叶也提起了他的佩刀,与近藤一前一后地步出房间,赶去了大门口。

“来了来了。”

来到大门口后,尽管心中非常不悦,但近藤还是强压住内心的不快,一边伸手打开了锁,拉开了房门,一边用尽可能柔和的语调说道:

“这位客人,很不好意思,本店现在打烊了,所以您要买东西的话,庆等明天再……师、啊,不!真岛?!”

近藤的这番客客气气的撵人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出现在眼前的脸给震得说不下去了。

拉开房门后,站在北风屋大门外的人,正是绪方。

气喘吁吁的绪方在见着近藤和千叶后,便急声说道:

“看来你们还没睡觉啊,那实在太好了。”

“千叶君,能请您跟我来一趟吗?我有一个受了刀剑创伤的伤者想请您治疗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在从跑来报信的忍者那获知“炎魔死了”的消息后,瞬太郎便立即率领着以周太郎为首的在本次任务中还幸存的忍者,赶回了不知火里。

活捉那名叛忍的任务,很明显此时已完全顾不上了。

刚回到村里,瞬太郎便清晰地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恐慌、不安的气氛。

在“瞬太郎回来了”的消息传开后,弥漫在空气中恐慌和不安才稍稍减轻了些。

虽说目前在“炎魔之位的竞争”中,“四天王”中仅剩的3人都有各自的支持者,但支持瞬太郎做下任炎魔的人无疑是最多的。

声望最高的瞬太郎的归来,的确起到了几分定海神针的效果。

刚回到村里,便立即有大量忍者围了上来,跟瞬太郎七嘴八舌地嚷嚷着。

“瞬太郎大人!您终于回来了!”

“瞬太郎大人!太好了,您回来了!”

“瞬太郎人大人!一定要找到害死炎魔大人的凶手!”

“瞬太郎大人……”

……

瞬太郎的脑子现在其实也是一片空白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完全不知道。

跟围上来的这些忍者随便说了些什么,稳定了下大家的不安的心后,瞬太郎找上了真太郎。

真太郎正和6名颇有地位的上忍,一脸严肃地跪坐在炎魔的房间中。

房间中央的榻榻米上摆有着一具脸上盖着块白布的尸体。

真太郎等人就这么围在这具尸体旁。

瞬太郎刚进到房间、见着瞬太郎后,真太郎便立即像是见到救星了一般,长出了一口气,轻声道:

“瞬太郎,您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“真太郎!”瞬太郎没有说半句废话,直入主题,“炎魔他真的死了吗?!”

“……嗯。”真太郎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摆置在房间中央的那具尸体。

瞬太郎沉着脸走到这具尸体旁,掀开盖在尸体脸上的白布。

苍老的脸庞,一道竖向划过其左眼的巨大刀疤——确确实实是炎魔的脸。

望着炎魔的尸首,瞬太郎有种……自己似乎正飘浮着的感觉。

有种很强烈的不现实感。

瞬太郎自加入不知火里后,就听说过很多炎魔年轻时的事迹。

什么曾以一己之力全灭了一整个野武士集团啦。

什么曾成功潜入某大名的城池,偷得重要的情报啦。

这些全都是真实存在的真实事迹。

这样强大的炎魔竟然就这么突然死了——瞬太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适应这个事实。

瞬太郎沉着脸,简单地上下打量了一遍炎魔的尸体后,便发现了炎魔的嘴唇呈现诡异的紫色。

“炎魔大人是被毒死的吗?”瞬太郎问。

“是的……”真太郎缓缓闭上了双眼,“经我们刚才的检查,炎魔大人是中了剧毒而亡……”

“真太郎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。”瞬太郎缓缓站起身,用像是能刺穿人体的锐利视线,投向真太郎,“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。”

“事情……得先从你和极太郎外出执行任务时开始说起……”

真太郎一点一点地将炎魔死亡的始末道出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在瞬太郎和极太郎双双离开不知火里,前去执行着各自的任务后,炎魔暂时放下了手头一些待处理的、但不怎么重要的事务,到村里的各处巡视着。

炎魔突然在村里四处行走、巡看着村里的各处,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
炎魔每隔几天,就会在村里的各处巡视一圈。

所以不论是谁,在见着炎魔在村里四处行走后,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。

炎魔的此次巡视,并不是毫无目的。

他最近打算对村里的布局进行新的规划与调整。

他此次的巡视,便是为了亲眼考察一遍村里目前的布局,为之后的布局调整做准备。

也正因抱着这个政治性的目的,炎魔并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巡视。

其身后跟着真太郎。

“四天王”是不知火里中,地位仅次于炎魔的存在。

真太郎身为“四天王”之一,自然有那个能力和资格,来参与“调整村里布局”这种牵一发动全身的重要决策。

炎魔此次巡视之所以带上真太郎,便是为了听听“四天王”关于调整村里布局的意见。

真太郎走在炎魔的侧后方,全程与炎魔保持着半个身位的距离。

“真太郎。”炎魔一边朝旁边的空地一指,一边朝身后的以真太郎为首的村里高层说道,“之后在这里兴建一座新的道场,你觉得如何?”

炎魔的话音刚落,真太郎点头应和道:

“我觉得不错。目前村里的各座道场太小了些,的确该建一座更大、更宽敞的道场。”

炎魔和真太郎就这么一边在村里缓步巡视着,一边交换着关于调整村里布局的意见。

现在虽然是晚上,但仍有不少忍者在村里的各处走动、做着各自手头上的事情。

在见着炎魔和真太郎后,这些忍者们立即像是条件反射般向他们行礼问好。

“炎魔大人,贵安!”

“炎魔大人,!”

……

每名见着炎魔的忍者,都恭敬地单膝跪下,向炎魔行礼。

而炎魔也不断摆着手,跟众人示意问好。

在又跟一名向他行礼的忍者摆手示意后,炎魔冷不丁地发出一声轻叹。

“真太郎……”

真太郎立即应道:“我在。”

“现在仔细一看,村里的忍者……真是越来越少了啊……”

炎魔的语气很轻。

轻到真太郎差一点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在听到炎魔这句带着几分惆怅的感慨后,真太郎抿了抿嘴唇。

沉默片刻后,真太郎启唇轻语:

“炎魔大人,我们现在成了幕府的御用忍者。”

“只要我们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,努力发展自身。”

“总有一天,我们不知火里定能重现200年前太阁大人还健在时的盛况。”

“我一直以来,都坚信着这点。”

太阁——也就是丰臣秀吉。

200年前,不知火里投靠了丰臣秀吉,在丰臣秀吉的扶持下,不知火里迎来了第一次的爆发式发展,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全盛期。

虽然这全盛期仅仅只是昙花一现,但那段时期毫无疑问是所有忠于不知火里的忍者们最骄傲、自豪的一段历史。

听到真太郎的这番回答,一丝淡淡的笑意在炎魔的脸上浮现。

“嗯。你说得对,真太郎。”

原先蒙在炎魔脸上的那一层薄薄的惆怅于此时消散了些许。

“走吧,真太郎,我们再去那边看……唔……!”

话还没说完,炎魔便突然猛地抬手,捂住自己的胸膛。

脸庞变成诡异的紫红色,五官因痛苦而扭曲在一起。

身子直接扭曲成一团,身体前倾,跪倒在地。

这突发的异变,不仅吓了真太郎一跳,也吓了周围的忍者们一跳。

因为炎魔和真太郎此时恰好走在一条人蛮多的道路上,所以在炎魔突然满脸痛苦地跪地后,真太郎、以及周围的其他忍者们立即围了上来。

“炎魔大人!”真太郎刚扶住炎魔,便瞧见炎魔的嘴唇成诡异的紫色,身体以骇人的频率痉挛着。

真太郎没做半点犹豫,在扶住炎魔后,他便立即朝围在周围的忍者们喊着:

“快!快把炎魔大人抬去治疗!”

……

……

“……事情就是这样。”真太郎在说到这时,声音微微发颤,“将炎魔大人抬去疗伤后,尽管已经不惜代价地进行治疗了,但还是没能将炎魔大人救回来。”

“……”知晓了事情的始末后,瞬太郎抬起手,按住有些发胀的脑门,“有查清炎魔大人是怎么中毒的吗?”

“在炎魔大人出事后,我就立即派人去将今天负责烹制炎魔的饭食的人统统控制住,并着手调查是今天的哪样食物、哪样饮水,以及哪样餐具出了问题。”真太郎回答道,“但现在还没查出结果,可能还需再等上一会。”

“伊贺的那些忍者们呢?”瞬太郎追问,“伊贺的那些忍者们现在在哪?”

炎魔突然被害,中毒身亡——那帮前些天突然来访并在他们不知火里暂住下的伊贺忍者们,自然而然有着极大的嫌疑。

听到瞬太郎的这个问题,在场的以真太郎为首的一众忍者们脸色一沉。

“在炎魔大人出事后,我也第一时间派人去找伊贺的忍者们。”真太郎沉声道,“但我的人在去到伊贺忍者们的住处后,却发现人去楼空。”

“伊贺忍者们不知去哪了。”

“而原本负责监视伊贺忍者们的8名忍者,统统被杀……”

原本,负责监视伊贺忍者们的宗负责人,是周太郎。

但今夜,周太郎被派去协助瞬太郎捉拿那名叛忍了,因此负责监视这帮伊贺忍者们的负责人,被临时更换为了另一名上忍。

而现在,这名被临时更换过来的上忍,以及那些负责协助他监视伊贺忍者们的部下们,统统成了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。

“也就是说……伊贺忍者们逃了吗……”瞬太郎感觉本来就已经有些发胀的脑袋,变得更胀了。

炎魔中毒而亡后,伊贺忍者们突然逃了——伊贺的这帮忍者已成了最大的嫌疑人。

“我有派人去找伊贺的忍者们。”真太郎补充道,“但是……直到现在,都没有关于他们行踪的线索。”

“这帮伊贺的混账!”一名坐在真太郎身旁的上忍咬牙切齿着,“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,然后碎尸万段!”

“找伊贺忍者这种事情,急不来。”另一名上忍此时发言道,“相比起寻找伊贺的忍者,现在很明显,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!”

这名上忍在顿了顿、清了清嗓子后,一字一顿地说道:

“现在,炎魔大人已故,村里人心浮动。”

“为了稳定人心,我们现在需要一个人站出来!继任炎魔的大位!”

这名上忍的这句话的话刚说完,他便偏转脑袋看向瞬太郎。

不仅仅是他。

真太郎、还有在场的另外3名上忍,此时都将视线投到瞬太郎身上。

“瞬太郎。”真太郎正色道,“请您登上炎魔的大位,袭名为第13代目炎魔吧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好看小说网_好书网(www.hotfreegraphics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IM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