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科幻·灵异 > 并蒂难为双生花
听书 - 并蒂难为双生花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

桃九君 / 2021-04-2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如今已过了两日,虞?忠文没有一点要醒的迹象,时不时还呼吸暂停一下,吓得南宫钥连待从也不放心,根本不敢合眼。

方足足没有回来,盛柒倒是来了一趟,虽说他说申弘无事无法让她相信,但能见着盛柒,至少说明申弘这边还有人可以自由活动,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。

她闭上眼睛靠在床柱上,半垂落的床幔遮了她半边脸,南宫钥突然睁开眼睛,一半脸在烛火下显得异常冷静,而另半张脸隐于帷幔之中。

她从腰封中拿出一块锦帕,动作极缓慢地打开,帕子中间躺着那颗红得刺目的珠子。她的指尖动了动,滑过鬼珠,染上阴寒,手指的抖动止也止不住,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,她平静下来。

不出意料的,房中泛起一股冷意,烛火无风自动,桌上的包袱动了动,悠悠冒出一股黑烟,黑烟渐凝,出现的是申弘样子的鬼影。

待那影子成了实体,对着南宫钥露出个笑脸:“好想你啊。”

南宫钥的眼皮不受控制地抽了一下,她笑不出来,好在这个时候笑不出来也很正常,并不会惹人怀疑。都是她,要不是她太过自负,太想当然,耽误的时间太长,也不至于伤了虞?忠文。

她确实没有想到无面会这么快出来,没有想到他真会冲破禁锢。抬起头,因为愤怒与恐惧,她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愤恨又一点点爬上心头,让她止不住地颤抖。

无面半跪下来,仰头看她:“你怎么了?”

南宫钥的目光扫向床上的虞?忠文,无面跟着看过去,床上那张比他的脸色还要惨白的脸出现在他眼中,让他忍不住“啊”了一声,似是也被震惊到了。

南宫钥觉得自己眼眶被愤怒灼得发痛,她咬着唇,牙齿深深嵌入下唇,直到口中泛起一股腥甜味才说出话来:“你有没有办法救一救他?”

无面沉思半天,方才反应过来:“是他,我正想说本来可以早些恢复,这些日子一直感觉到符文的压迫……这,这……”

南宫钥手指微不可查地扣紧床沿,她依旧低着头,觉得无面那张顶着申弘脸的面皮实在太过讽刺,可是她偏偏在无面脸上就是只能看到申弘的脸。

“对……”就是你弄的!南宫钥想吼出来,可是不能:“你有没有办法救他?”突然生出一种就该你负责的情绪:“你一定有办法救他对不对?”

无面却让她很失望,他看了看虞?忠文的伤口,颇无奈:“没有。”

南宫钥抚额,不想看到无面,对于虞?忠文这种情况又感到头痛,无计可施只能面临最坏的结果是一件让人颓废又绝望的事情。

但无面终还是给了她一根甜甘蔗,接着说道:“不过听闻有人在楚国的春城种卖神仙草,听说那种药草对严重的外伤很有帮助的,只是那草需得趁新鲜即刻入口,若是耽误了,药效便没有了。”

春城倒是不远,若是天一亮待城门开了就赶路绝对来得及,她要救虞?忠文。

无面在屋里飘了一圈,又转出门去,片刻后带着一脸诧异回来:“这里是楚国?”

南宫钥麻木地点头:“是楚国。”害怕情绪难以掩饰,便倒头斜靠在床边,本是想将后头的问题避过去,却因为两日来的强撑,身体早已透支,这样一靠居然睡了过去。这一觉并不安稳,鸡啼起时,南宫钥便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眼睛猩红,脑袋发沉,身上也没力气,睡了几个时辰比不睡还累。

捏着肩膀转头看去,床上的人还在晕睡中,这又让她的心沉了沉。阳光从窗格中透进来,而屋里早已经没有了无面的身影。南宫钥支着发痛的头让人将她带来的两匹马套上车厢,一切就绪后,带上虞?忠文就往春城去了。她坐在车厢外赶马,周身笼罩在晨光之中,却感受不到暧意。

城门上查得特别严,她本就起迟了,出城时又耽误了一些时间,一路上将马赶得特别急,即便是这样,也是在天黑透了之后才赶到春城,这个时候城门已经关了。

夜深人静,一轮孤月挂在天边,这是尤其黑的一晚,南宫钥看着紧闭的城门,再看了看飘在身边的无面:“有没有办法?”

“这个没问题。”话音落,人已经没了踪影。

少顷,城门缓缓打开,南宫钥驾着马车书快速驰进城中,没有注意到身后黑暗的一角,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她。

神仙草不过是个民间的俗方,且因为此药时不时吃死个人,医者是不会用上这种药草的,但不可否认,这药效生猛,倒也确实救过濒死的重伤患者,对于这种偶然性的死亡事件众说纷纭,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偶然事故中的主角,故而除去已无药可救的平民,倒真是没有人敢因伤吃下这种草药。

这样的说法南宫钥是不知道的,就连这种生在南方的药草曾经都闻所未闻,所以此时站在哈欠不断横眉冷眼的药商面前,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有些犹豫起来。

虞?忠文不是她的亲人,她做不了这个主,可眼前的人面色惨白,无声无息,若不是胸口的起伏不证明他活着,一眼看去,这人就跟个死人没什么区别了。

南宫钥拿出她从虞?忠文那个金发扣上扯下来的一条流苏交到药商手里,能通鬼神的钱财到了药商手里自然是将那张睡眼惺忪的脸给唤醒,犹如旭日初升,绽放出万丈光芒,真是灿烂过那条黄灿灿的金流苏。

“姑娘如果真的想好了,那我这就去挖药,姑娘只需要将药磨碎,将汁液喂他喝下去即可。”药商掂了掂手里的金子,半躬了身子,抬手示意了一个方向:“姑娘请。”

南宫钥跟着他走进去,一边走一边左右看着,穿过堂屋,里头的院子里开辟了一小块地,油灯照出些花草影子,那是一些矮矮的植株,走近一看,圆圆的叶片肥厚宽大,整株呈现出一种墨绿色。

药商小心地用铁锹挖出来两株:“叶片不能有伤,伤了就走药性,姑娘小心些,用水洗了就给他磨了吃。”说着吼了一声,一直候在一旁的小童站了过来,药商道:“你去把研钵拿过来,快些。”

南宫钥用木瓢舀水细细地将神仙草上的泥土冲流干净,小心翼翼,一点不敢用力,待小童拿来一个石头的研钵,便接过手将药草放进去,一边捣碎一边快速往外走去。

掀开布帘,看着躺在车厢软垫上的虞?忠文,南宫钥毫不犹豫地将人扶起来,将捣碎的药汁灌进他嘴里,又用一根手指压着他的舌头,直到看到他的喉头滑动了一下才松开手。

必竟这药草创制出的偶然性事件太多,药商也怕担事,问了一句,见南宫钥没有其他要求便将门一关,很快,就连屋里头的油灯也熄了。

药全部灌下去,南宫钥这才发现自己的背已经被汗湿了,她有些虚脱地靠在马车里看着毫无反应的虞?忠文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突然,外面传来响动,在这样寂静的黑里显得尤为突兀。

南宫钥眉头一紧,看了眼晕迷不醒的虞?忠文,咬了咬牙,轻声道:“无面,你在不在?”

一只冰凉的手覆上她的手,南宫钥心中讥笑一声,却又无能为力,说道:“如果有危险就全靠你了。”那只手轻轻用力,一股冷气呵在她耳边:“放心。”

一股严寒从她心底蔓延到全身,她不着痕迹地收回手,掀开车帘走出去,却是一下愣住。

这一夜,天幕中的孤月更显月色如水,清冷无比。月色下她身上宽大的白衣也渡了一层银辉,乌黑的头发被束在头顶,又似瀑布般垂落下来,眉眼冷丽,嘴角含冰,如同盛开在水中的芙蕖,却又带着寒冰般的冷意,比之以往已有很大的不同,是梦中见到的她,却又不同于梦中见到的她。

周朝一只手摩挲着另一只手腕上红绳系着的那颗骰子,目光一瞬也不动地看着不远处的女子。两人分别已快两年,两年,一个人的变化却原来这么大。

两年前,她还是那个依在床边绝望哭泣的少女,回想起来,那时的她即便是要她的命,她也只是哭也是一脸倔强,绝不低头。虽说也能从她脸上看来恐惧与不甘,可是她还是不低头。现在的她,高了,隐匿在宽大男袍下的身型大致可见的窈窕妙曼,五官更加精致出众,只是眉眼更加冰冷,少了当初不管是爱也好还是恨也好的感情。

她变了,这一点他上一次就知道,可上一次的她没有这么冰冷,上一次的她……他抿了抿嘴唇,想起上一次那冰凉柔软的触感。

南宫钥愣过片刻后便回转神来,脑子里想了一遭,想起申弘曾说过周朝在楚国边境,原来他是来了春城,只是自己一来就被盯上了,说明周朝一直都很警惕,在伺机而动,他在城门口安了眼线,自己从进城的时候就被盯上了。

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,不知道为什么,除了不想见到这人,倒没有了想将他置之死地的想法,是不恨了吗……她细细的将自己的感觉理了一遍,还真是不恨了,这一点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,可她也清清楚楚的明白,她也并没有原谅他,这种感觉就好像是,这个人彻彻底底的从自己的生命中被剔除了。

南方的秋夜并不怎么寒凉,空气中还带着些应季的花香,发丝被风带起,擦过她的脸,南宫钥觉得再这么耗下去没有丝毫意义,开口打破了这一刻的安静:“你找我?因为什么?”

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,本以为会是一场感人的相遇,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?他向前走了几步,靠她越来越近,看着她明亮的双眸渐渐睁大,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变得更圆,有不可置信与疑惑。

就听到她说:“你现在还要帮她?你要将我抓起来送给南宫钰?”

他猛地顿住,她见到了谁?是谁对她说了这些话?明明她都原谅他了,明明她愿意同他再修旧好,明明他想要压回江山让她看到,带她在锦绣江山中富贵安康过这一生。

她步步紧逼:“可能不能如你的愿了。”

他突然抬手想要握住她的臂膀:“我没有。”却被她一把打开。看着空落落的手,他急切地解释:“你二人已是大相径庭,她身死的时间太久,没有血脉牵连,移魂术已经不能用在你二人身上了。”

她仿若不信,一直冷冰冰地打量他,那眼神让他心中刺痛,有什么东西将他的自信给戳了一刀,她不信他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好看小说网_好书网(www.hotfreegraphics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IM体育